乱世风日下

一炉香尽,不必再添。

© 乱世风日下 |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至少在这一刻

*标题是我乱取的对不起
*灵感来自Av27926345,是刀
*时隔一年……还是半年……反正隔了很久了我才重新开始写米英还请多多包涵

  阿尔弗雷德是个旅行家。虽然比起地理来说,他更加擅长可以成为科学家的物理,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旅行家。强健的体魄,充足的智商,还有不管去到哪里都可以派上用场的爽朗笑容,我想除非他是个日本人,否则每个人在见到他的第一眼都会觉得:哦,这是个旅行家!

  旅行家先生每年都在旅行,这很正常,不过近年来他的旅行频率在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试图自杀的频率。他似乎厌倦了旅行,又似乎是放弃了什么。总之,他开始试图自杀。尽管他将这件事藏的严严实实,但纸包不住火,藏起来的东西总是会被人发现,这像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奇怪定律。而第一个顺应这条定律的是他暂时的邻居,亚瑟.柯克兰。

  亚瑟是个标准的英国人,和从美国出生的阿尔弗雷德近乎是两个相反的人,或许他们唯一相似的地方只有他们的肤色。他有英国人所有的特点,身上似乎还带了些伦敦湿漉漉的水汽,有点冷,不过并不让人讨厌,反而像夏天里的一小块冰一样,是令人惬意的凉爽。

  他们俩的认识纯属偶然。阿尔弗雷德为了将照片印刷出来而暂时留在这座城市。亚瑟留在这里则是为了找寻灵感。

  哦、我是不是忘记说了。亚瑟是个画家,非常的默默无闻,但是他也不怎么缺钱,只是画些自己想要画的东西,画的最多的就是各个地方的风景。不过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临近夜晚、甚至深夜的场景。

  这两人虽然是邻居,但是出门的时间总是错开,又因为是临时租的公寓,所以两人都没有要和邻居打招呼的打算。

  这样互不干扰的生活结束在一次日落。那时亚瑟刚把画板架好,准备欣赏夜晚,阿尔弗雷德正巧从隔壁的房里走出,手里端着单反相机。

  “哦、嘿!你好!你也出来看日落吗?等等,你是个画家?”

  “啊、嗯……是的。你是个……摄影师吗?”

  “我只是个喜欢到处乱跑的人……稍等一下,我要赶快把这个日落拍下来!它实在是太美了!”

  那时的太阳正落了半边,余晖映在数不尽的高楼上。

  简直像是铺满了血液。亚瑟半眯着眼睛看向日落。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个。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在这之后,阿尔弗雷德用他相机里的照片和爽朗的笑容单方面成为了亚瑟的朋友,两人也是越来越熟,不过他们始终保持着一种默契——日出和日落的时候,一起在阳台上说上几句,然后拍照的拍照,画画的画画,互不干扰。

  火苗透纸而出时,是一个日出。

  亚瑟将深夜爬起来画的画取下来放在一旁,洗好所有用具,躺倒在懒人沙发上。

  这个早上似乎有点不一样……亚瑟皱了皱眉。少了点什么。少了点什么已经形成习惯的东西。

  他下意识地看向隔壁。

  没有人。阿尔弗雷德不在那里。

  少了点什么。

  他又将目光转回即将升起的太阳。

  太阳也少了点什么。

  他看向自己的身体,轻轻将手按在胸口上。

  一切都少了点什么。浓郁的违和与不安感。

  他站起身,几乎是冲到阿尔弗雷德的门前,大力砸着门。

  “阿尔弗雷德!”

  这不对。

  这不对。

  一定是出事了。

  他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找公寓的管理者要了备用钥匙,在打开门的那一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玻璃门隔着的阳台正在迎接日出的金黄,而屋里却像是日落了一样,暗红的血液铺了一地。

  “阿尔弗雷德!!!”

—t(咕)b(咕)c(咕)—
我要碎觉了债见

评论
热度 ( 7 )